证监会的63份罚单,将上市公司的违法成本暴露无遗。


据时代数据统计,截至9月23日,今年已有59家A股上市公司收到证监会的63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或事先告知书,其中有28份涉及相关当事人市场禁入处罚。在这59家公司中,54家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5家公司涉嫌违规交易。


在54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中,有32家公司为ST股,占比为62.75%,存在退市风险;另有5家公司已于今年先后退市,分别为乐视退、千山退、天宝退、盛运退以及退市保千。


经时代数据梳理发现,63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或事先告知书的当事人除59家上市公司外,还有6家非上市公司(包括重组标的公司)以及567名上市公司董监高,累计罚没金额达3.85亿元,其中董监高罚没1.12亿元。

 



互联网公司受处罚最多


据时代数据统计,在这59家公司中,互联网公司最多,达到7家,分别是乐视退(300104)、恺英网络(002517)、*ST富控(600634)、ST凯瑞(002072)、*ST长动(000835)、*ST工新(600701)、*ST天娱(002354)。


紧随其后是来自材料行业、工业机械行业、医药制造行业的公司,均有6家。其中就包括去年爆雷的*ST康得(康得新,002450)、千山退(千山药机,300216)、ST康美(康美药业,600518)。


曾经的“白马股”康得新一度被公认是新材料行业的龙头,其主要客户是奔驰、宝马、苹果、三星、五粮液这类的国内外巨头。然而,就在2019年初,手握150亿现金的康得新突然还不起15亿的短债。对此,经证监会查明,其银行存款余额涉嫌虚假记载。


在造假的道路上,真的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去年4月底,康美药业自曝会计差错,造成货币资金虚增了近300亿,是康得新的两倍。与这两家公司不同的是,千山药机年报虚增净利润,连续4年净利润实际为负;其董事长去年还曾怒怼股民,称股民买股票就是赌博,引起舆论哗然。





四大原因致违规频发


时代数据对这63份罚单的违法违规事项进行梳理后发现,因违法违规事项中含有“年报虚假记载”、“违规担保”、“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或“违规占用资金”而受罚的公司数量均在10家以上。这四个违法违规事项也是这些上市公司受到行政处罚的主要原因。


具体来看,受罚上市公司中“年报虚假记载”的最多,达到26家,有18家被证监会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在这26家公司中,有19家公司涉嫌在定期报告中虚增了营收和净利润,占比73.1%;有3家公司涉嫌“虚减净利润”;有2家公司涉嫌“虚增货币资金”;有1家公司涉嫌“虚增存货”;另有1家公司涉嫌“虚减负债”。


以此同时,受罚上市公司中“违规担保”的有19家,其中15家被证监会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受罚上市公司中“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的有14家,其中8家被证监会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受罚上市公司中“违规占用资金”的有12家,其中4家被证监会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


时代数据还发现,*ST工新(600701)、新纶科技(002341)、*ST凯迪(000939)、*ST尤夫(002427)4家公司同时触犯了上述四大违法违规事项其中的三项以及上。以*ST工新(600701)为例,除四项全部触犯外,还涉嫌“未及时披露股权冻结”,最终被证监会拟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其直接负责人员也被证监会顶格处以30万元罚款,并处终身市场禁入。


此外,“未披露重大诉讼、仲裁”、“未及时披露债务违约”、“短线交易”、“重组标的财务造假”、“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等违法违规事项也是引发监管层对上市公司处罚的主要原因之一。


 



涉及171位核心职位人员


一直以来,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以及董事会秘书都是上市公司的核心职位。在63份行政处罚中,除5家涉嫌违规交易的公司外,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以及董事会秘书基本都是重点处罚的对象。


据时代数据统计,在54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中,分别有51家公司的董事长、46家公司的总经理、42家公司的财务总监、38家公司的董事会秘书受到了处罚,上市公司核心职位人员累计人数达到171人,占受罚上市公司董监高总数的30.16%


时代数据发现,在这171位上市公司核心职位人员中,有47人在公司中身兼数职,这也为其违法违规操作提供了便利。其中,同时兼任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3个职位的有5人,包括3位实控人;同时兼任董事长和总经理的有18人,包括5位实控人;同时兼任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的有4人,包括1位实控人;同时兼任总经理和财务总监的有2人;另有1人同时兼任董事长和董事会秘书。



 


违法违规成本依然太低


尽管,近年来监管层对上市公司监管力度持续加强,但对于大多数上市公司来说,其违法违规成本依然太低。


据2005年《证券法》第193条所述,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受到的顶格处罚是警告以及60万元的罚款,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受到的顶格处罚是警告以及30万元的罚款。


然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通过“年报虚假记载”、“违规担保”、“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违规占用资金”等任何任意一项获得的额外收益远在60万元之上。


以千山退(千山药机,300216)为例,千山药机2015年和2016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营收和净利润,避免了公司过早因为连续亏损而被终止上市;同时,在2015年,公司股价一路高涨至76.12元,公司市值一度达到280亿元,到了2017年,公司实控人之一、第一大股东刘祥华已经所有股权质押,一举套现约13亿元,至今仍未解押。


在众多受罚上市公司中,这也并非个案。定期财报通常反映了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总有部分公司通过粉饰财报,虚增或者虚减直接影响公司业绩的会计项目,达到以假乱真、欺骗监管层、吸引投资者,最终实现股价上涨、市值大增、减持套现的目的。


在这一点上,獐子岛(002069)玩得炉火纯青,通过“扇贝跑了”、“扇贝找到了”、“扇贝受灾”等桥段造成业绩巨亏后又惊奇扭亏的假象,试图欺骗监管层,吸引投资者。但是,最终,獐子岛(002069)也仅是被处以警告及60万元的处罚;其董事长、总经理吴厚刚则被处以警告和30万元的处罚,外加终身市场禁入。吴厚刚也是为数不多被证监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的人员之一。


据时代数据统计,在这59家公司中,处罚力度最大的是乐视退(乐视网,300104),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处以警告及60万元的处罚,同时因欺诈发行被处以2.4亿元罚款。但是,涉嫌欺诈发行的公司少之又少,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占比大多数,多数公司接受处罚的线还在顶格处罚的60万元之下。


除乐视网外,今年也只有*ST辅仁(600781)、*ST新光(002147)、*ST凯迪(000939)、ST毅达(600610)4家公司因为多次违法违规而受到了两次处罚,累计罚没金额在60万元之上,但未超过120万元。



在上市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方面,567名董监高累计罚没1.12亿元,平均每人罚没19.75万元。其中,526名董监高是处以30万元及以下的罚款,占董监高总数的92.77%。另据时代数据统计,除部分实控人或高管未披露年薪外,董监高的平均年薪可达45万元,远高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受到的平均处罚金额。


从董监高罚金方面来看,罚金在3万元的最多,达到157人,其平均年薪约为28.45万元;罚金在5万元的位于次席,有113人,其平均年薪约为40.59万元;罚金在10万元的位于第三,有58人,其平均年薪约为48万元。如此来看,大多数董监高的违法违规成本也处于较低水平。



此外,时代数据梳理发现,在567位上市公司董监高中,只有78人因违法情节严重而受到了证监会的市场禁入处罚。其中,有21人被证监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仅占董监高总数的3.7%。







作者 | 张照
编辑 | 张照
设计 | 蔡展



  • 合作、交流请关注微信公号时代数据





延伸阅读





商业





生活





数据FU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