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我们的社交圈子还是动物庄园,大家以“社畜”相称,编号都是 996 ,不分等级,其乐融融。哪知道欢乐的时光这么短暂,摇身一变,个个进化成了人上人的“打工人”。

 

以前说到打工人,人们很容易想到的形象是工地搬砖的工人,主要指的是从事体力劳动的人,工作很累却似乎挣不了很多钱。

 

现在,不管是职场白领、精英,还是中层领导、创业者,都可以自嘲打工人,就连娱乐明星也自嘲是“娱乐圈混口饭吃的打工仔”。

 

当每天戴着劳力士的领导都开始自嘲打工人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嘲讽的反而是自己,可其实你自嘲“打工人”的时候,是否也从向下的阶层比较中舒缓了内心的焦虑呢?





内卷的 2020 ,打工人更难了


“打工人”这个词之所以能从底层被挖掘出来,并向上获得不同阶层的认同与共鸣,说到底是大家对 2020 这一年生活维艰的一种集体情绪表达。

 

又或者说,在全社会每个角落都陷进内卷的这个漩涡中,各种阶层的人竟不得不在涡心相遇,连“打工人”这个词的使用权也要争个不休。

 

根据一份十分制的调研数据,2020 年职场人的平均压力值为 6.9 ,超过了 2018 年的 6.6 分和 2019 年的 5.7 分,达到近两年压力峰值。

 

其中,明显感到压力上升的是正处于上升阶段的年轻人,特别是工作 3-5 年的职场员工。而 40 岁以上的职场人却似乎悟透了什么,反而压力放缓。



这或许不难理解,人到中年,往往会因很难再向上攀爬而陷入苦闷,而疫情的到来与经济环境的动荡却让人们意识到生活安稳的重要性。

 

相比于中年职工的求稳,当代打工人及时行乐、超前消费的生活方式,在突如其来的“黑天鹅”面前几乎不堪一击,所有人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危机感。

 

但打工人的压力非一日之寒,玄幻的 2020 只是情绪爆发的出口,长期以来在职场中积压的焦虑与辛酸才是这些情绪的来源。

 

无休止的加班则是这种情绪的总基调。



很多人说,现在下班早回家不过就是换个地方再工作,小时候放学第一个冲出去的人,工作后却不敢第一个下班了。

 

据调研,刚开始职场生涯的 95 后打工人面临的加班压力最大,成为各个年龄段中“每天都加班”占比最高的群体,超过三成。

 

而已经工作 3-5 年的 90 后打工人,由于正处于上升期,也需要常常加班,“基本不加班”的只占不到一成,在各年龄段中垫底。

 

在内卷的大环境中,拼了命加班,即使不求能够上进,至少希望不被淘汰。在这种消极的环境,各种各样新的压力便会在加班的土壤萌芽。



报告数据显示,职场压力是多方面的,不存在谁能绝对主导,但总的来说,压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对工作本身的迷茫与焦灼,外部的人际关系或来自后浪的竞争,相对不是那么重要。

 

而职业前景、自我提升空间和晋升空间有限与业绩、工作量繁复庞杂之间的矛盾,说白了,就是天天加班,却不知道加班的意义何在,也不知道加班能不能帮助自己开拓上升空间。

 

很可能你在996,别人却在007,最后拼死拼活还是搞得处境很危险。可是日子还要继续过,大家也只能笑一笑,靠一声声“打工人”,相互舔舐伤口。




 

即使一身病根,也没时间考虑


“打工可能会少活十年,不打工你一天也活不下去。早安,打工人!”

 

打工人的语录,总是让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为了生活,即使工作已经威胁到了身体健康,年轻打工人没有权利,也不可能反抗的心声,透过一句句看似幽默的语录,看得让人心酸。



据调研显示,有 44.3% 的 95 后认为对他们当前的生活质量来说,发财致富和事业成功是第一位的,仅近三成把身体健康置于首位。

 

随着年岁逐渐增长,不同年龄段的职场人士对健康的看重程度也不断攀升,在 60 后当中,几乎一半认为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这也像极了一个人的一生,年轻时只当身体是资本,等到中年一体检,查出一大堆大毛病小毛病,才意识到比起健康,其他什么都不是。

 

只不过现在年轻的打工人,可能不需要再过 30 年才会有这样的觉悟,因为那些本来属于中年人的病,已经缠上了自己。



数据显示,在打工人担心患上的疾病中,排名前三的分别是颈椎腰椎疾病、内分泌失调和心理疾病。

 

曾经颈椎病是众所周知的中老年常见病,但如今,20 岁出头的打工人们也是天天拖着根仿佛豆腐渣工程的脖子,在桌面和椅背间来回磨损。

 

至于内分泌失调,听起来抽象,但实际上无论是脱发、长痘,还是过劳肥、便秘,或者痤疮、情绪暴躁以及生殖系统问题等等,都属于这个范畴,也都或多或少地困扰过每一个年轻的打工人。

 

除了机体的耗损以外,打工人心理上的健康隐患更值得关注。



根据《2019年职场人健康力报告》,几乎每个打工人都深陷负面情绪当中,78.9% 的人对生活感到焦虑,74.9% 的人对前途感到迷茫,还有 50.4% 的人经常被抑郁所压制着。

 

这其中,93.4% 的白领认为自己的负面情绪来源于职场。工作不仅影响个人发展,也是生存条件,与生活成本不对等的薪酬、复杂的人际关系、繁重的工作任务都成为了心理不能承受之重。

 

我们常听到这样的劝解:前半生的积蓄只要在后半生经历一场大病就会化为乌有,所以不要看得太重,还是要活得轻松一点。

 

其实道理并非不懂,只是如果前半生的生计都顾不得的话,哪里去顾后半生的健康呢?



 

压力无限膨胀,却无从排解


在公司里积蓄了一整天压力的打工人,总得学会排解压力,再生产出明天打工的劳动力。

 

拿着工作八小时的工资,实现自己八小时的梦想,睡眠充电八小时,开启新的一天,这曾经是多少打工人的念想。

 

但是进入职场后,就算是下班后跑个步、打个球放松身心,或者是跟朋友、伴侣出去散步谈心,对于打工人而言,都可能是个困局。



调研显示,64% 的 90 后打工人意识到自己的身心健康存在问题,也渴望做出改变,但还是只停留在想的程度上。

 

即使已经付诸行动的人,从运动的频率上看,过半都很难做到每周至少锻炼一次。

 

这不应该完全归咎于年轻人好立flag,有时可能他们已经打算下班后去健身房锻炼,甚至约好了朋友,突然右肩上轻轻地放上了一只手,老板微笑着吩咐去加班。



作为打工人的代表,北上广深遭遇这种事情的可能性或许更大。

 

据调查,北上广深有近七成年轻打工人工作日需要加班,总体上加班时间超过两个小时的跟在一两个小时以内的相差无几。

 

同时,过半北上广深的年轻打工人还面临休息日加班的问题。广州的比例最大,达到72.81%,并且广州超过 30% 的打工人休息日的上班时间跟平日无异。

 

原应属于自己的工作日夜晚和周末被无情剥夺,后果只能是打工人连出门的精力都没有,每天下班后最想做的事就是赶快回家趴床上。



《 2019 年中国白领夜间消费报告》显示,82.8% 的打工人选择晚上宅在家,仅 5.2% 习惯于夜间外出娱乐度过休闲时光。

 

大多数宅家的打工人娱乐的方式就是看直播、短视频或者追剧,分别占比 50.7% 和 48.8% 。不过也有 41% 的上进白领选择看书学习,继续进修自我,选择玩游戏减压的也不在少数。

 

“没进厂之前,我有梦,关于爱情,关于理想,关于星辰大海,关于穿越宇宙的遨游,而今我在汽车总装车间安装车门,零件和零件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坚持住,打工人!”

 

但说到底,继续为了生活坚持,还是果断摆脱这无限膨胀却又无从排解的压力,都不是可以轻易建议别人的话,关键还是打工人们要弄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就告诫我们,人作为目的,而不是手段活着。










作者 | 陈泰瀚
编辑 | 张照
设计 | 蔡展



  • 合作、交流请关注微信公号时代数据





延伸阅读





商业



生活



数据FU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