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成为购物狂欢节不过几年,人们已经忘记这一天作为了“光棍节”曾经存在了27年。

 

据说,事情是开始在1993年。南京大学“名草无主”寝室的四位男生在举行主题为“如何摆脱光棍状态”的卧谈时,提出了以11月11日作为光棍节来组织活动的想法。从此,光棍节带着人们想要脱单的迫切渴望在社会迅速流行开来。

 

但如今,情况早已发生了巨变。即使父母长辈们仍将“婚恋生子”作为通向幸福的必经之路,逢年过节催娶逼嫁,但逐年走高的离婚率,不断降低的结婚率、持续推迟的初婚年龄都在提醒着我们,婚姻在当代年轻人中的不待见程度。

 

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和近十年的生育状况报告显示,我国的初婚平均年龄自1990年以来一直在上升。女性的平均年龄从1990年的22.0飙升至2016年的26.3。



我国的结婚率2013年见顶后5年连降,在2018年达到了近十年的最低点,仅为7.2‰。


可,别说结婚,现在的年轻人们连恋爱都不想谈了。2018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口突破2.4亿。其中,近半数单身人群集中在20—29岁。


“人生已经很不容易了,干嘛还要徒增烦恼?”“为什么要谈恋爱,是手机不好玩还是爱豆不好看?”“如果生命不能浪费到值得的人身上,那么我宁愿浪费到自己身上。”恋爱对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件麻烦的事。




超五成职场人是单身

平均单身时长超2年



被996、007支配的职场人哪有时间谈恋爱?

数据显示,在职场中,单身占比超五成(57.4%),恋爱未婚的职场人不到2成(18.9%),另有2成职场人(23.7%)已婚。就职场人的单身时长来看,他们的平均单身时长超24个月,更有近5成(49.8%)职场人单身3年以上。



与单身时长共同进步的还有他们的加班时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信息,2020年第二季度,我国企业就业人员每周平均工作时间长达46.8小时,相当于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7.8小时。“工作996,生病ICU”这个程序员们曾经抗议高喊的口号已经成为各行各业年轻人们的工作常态。

而在大城市的青年们的加班频率则朝着“24/7”不断前进。据调查,北上广深青年的工作时长远超过我国《劳动法》规定每周40小时的标准工时。四个城市中加班最少的深圳青年每周平均工作时长也长达69.24小时,相当于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




高强度的工作对日常生活空间的挤压,让年轻人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走出单身生活。

白天“进公司的时候太阳还没升起来”,晚上工作到半夜才回到家,只有熬着夜才能获得一点个人独处时间的单身青年们,每每想到这样的自己还得谈恋爱,就不禁想要喊出杨笠式三问:



“生活已经那么难了,为什么还要谈恋爱啊”,对于疲于奔命的年轻人来说,与其谈一个“劳神费事还费钱”的恋爱,事业提升、早日脱贫、立即暴富也许才是当务之急。






“为什么要谈恋爱,

是手机不好玩还是爱豆不好看?”



过去50年来,单身成为了一种全球趋势。美国独居成年人的比例几乎翻了一番。在独居人口比例最高的前四位国家即瑞典、挪威、芬兰、丹麦,一个人生活的人几乎占了 40% 到 45% 。出现“无缘社会”现象的日本,独居比例也达到了 30%。迅速壮大的单身群体让我们对一个人的生活习以为常。
 
但实际上单身的流行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哪怕就在一个世纪以前都是罕见的现象。
 
牛津大学的Esteban Ortiz-Ospina的一项研究发现,经济发展的活力给这波单身潮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单身生活”的兴起就始于一个世纪前在工业化早期的国家,并在1950年左右开始加速发展。结合最近几十年的调查和人口普查数据,他发现一人家庭的比例与人均国民收入有着密切相关。人均GDP增长更多的国家中,单身的增长趋势往往更大。



经济的飞速发展所带来的人均收入提高、受教育与就业机会增加,让越来越多人具备了良好的教育水平和经济独立性,人们也不再需要像过去一样通过“两个人搭伙过日子”来实现稳定的经济状况和抵御风险。

今天,妈妈们忧心忡忡的问题——“谁来照顾你?你一个人要怎样好好生活?”也得到了很好的解决。突飞猛进的“单身经济”:半份菜品、单人餐盒、迷你小火锅、一斤装大米、200毫升的红酒这样一人用分量的包装、迷你微波炉、迷你洗衣机……一人食,一人住,一人旅行,几乎照顾到了单身青年一切的衣食住行,娱乐消遣。只要你有钱就行。



近几年大量的恋爱观察节目兴起,从韩国的《心脏信号》、《恋爱捕手》到国内的《心动的信号》、《我们恋爱吧》、《喜欢你,我也是》等,都让人磕得真情实感,完美地弥补了年轻人们现实中缺失的“爱情糖分”。




一边声讨着“大猪蹄子”,一边哭喊着“高甜”,单身狗们在为了别人的爱情一次次拳头握紧了又松开的过程中,方便快捷地体验了一次多巴胺燃烧的心理快感与满足。情感欲望的自给自足,让年轻人们必须开启亲密关系的理由又少了一个。







“如果生命不能浪费到值得的人身上,

那么我宁愿浪费到自己身上。”



当城市服务逐渐取代了伴侣的各项功能之后,恋爱也不再是为了满足相互照顾的需要,人们重新思考“恋爱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以及“究竟为什么要恋爱” 。


这样的审视最终形成了新的当代恋爱共识。


数据显示,高达72.6%的单身职场人认为自己单身的主要原因是没有遇到合适的。



与父母长辈那个时代相比,人们开始从“我需要一个女朋友”或者是“我需要一个男朋友”这种功能性需求进化到对爱情的精神性需求,追求恋爱中的幸福指数、灵魂契合度,远超过物质条件的匹配。

而且,有近七成单身青年认为如果一直没有遇到理想的对象则会继续等待,直到找到为止。



在这个个人空间非常独立又如此重要的时代,年轻人们慎重地选择那个被允许分享自己私人精神领域和生活空间的人,让恋爱这件事回归到真实的情感需求和人生自主选择上来。




作者 | 郑艺阳
编辑 | 郑艺阳
设计 | 梁海虹



  • 合作、交流请关注微信公号时代数据





延伸阅读





商业



生活



数据FU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