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以下简称粮农组织)与浙江大学共同撰写的《数字农业报告: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经验》(以下简称《报告》)向全球发布。该报告从国际视角,介绍了中国农村在政策引领和大规模基建投资下,通过阿里巴巴等成熟电商平台脱贫致富的实践。

这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史上第一份数字农业报告。《报告》认为,中国所探索的农村电商经验是政府与企业的合力,可为全球借鉴。

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在序言中表示,该报告阐述了为推动农村发展,政府与企业在农村电商领域形成的互动模式。在政府支持鼓励、企业积极参与下,中国农村通过平台电商的创新商业模式,为世界贫困人口脱贫和农村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一份参考。

携手联合国粮农组织共同撰写该报告的浙江大学食物经济与农商管理研究所卫龙宝教授认为,作为乡村振兴和数字农业发展的标配,农村电商促进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在政策指引、基础设施完善的前提下,阿里等中国企业通过电子商务、数字支付、农业供应链等数字技术的创新与实践,助力中国乡村脱贫、致富,为乡村振兴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数字农业报告: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经验》封面

创造新岗位 为乡村振兴埋下长期种子

《报告》认为,在政府政策大方向的引领下,通过对交通、电力、通信设备等基础设施的长期投入,加上物流及数字支付的高度覆盖,电子商务正在改变中国农村地区的产业格局,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增收机会,降低农村贫困程度,促进乡村振兴。

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经验表明,作为乡村振兴和数字农业发展的标配,农村电商与具体场景的深度结合,针对产品痛点、渠道痛点、人才痛点等起到靶向治疗的作用。《报告》以阿里为例,详述了线上市场的出现帮助工业品下乡,促进农产品进城,从而进一步打破城乡要素流动壁垒,创新了农产品交易方式,增加了农民收入,促进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为乡村振兴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脱贫致富之外,更为深远的影响还在水下——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因电商而提高的工作与劳作技能,乡村通过互联网吸引外界目光的同时,也吸引着大学生、企业家、退役军人等返乡就业、创业,不仅从产业维度上拓宽了农村从第一产业迈向二三产,有助于缩小城乡差距,更为乡村振兴埋下长期发展的人才种子,为农村地区提供可持续发展路径,乡村风貌焕然一新。


电商在乡村的发展,不仅吸引年轻人回流,也为妇女等弱势群体提供新的就业机会

中国成为全球电商未来实验场

《报告》详细举例了以山东曹县为代表的淘宝村(镇)、以江苏沐阳为代表的淘宝直播业态,以及以云南哈尼梯田为代表的从电商向旅游转型,从淘宝村、淘宝直播、菜鸟、盒马等阿里生态实践,讲述中国的农村电商探索与经验。

与在网上发布产品照片相比,直播是一种更有效的销售方式。江苏宿迁沐阳县第一位通过淘宝直播销售盆景的商家蒋爱华(音)尝到了直播的甜头,2018年上半年,她卖出了300万销售额。如今,在有着500多年花木种植历史的沭阳,熟稔传统园艺的老一辈工匠成为直播灯光下的主角,从花田走向全国。

火遍中国互联网的曹县,曾是工业基础薄弱、贫困人口数量全省第一的农业县。2009年,曹县大集镇丁楼村的村民任庆生凑了1400元,开了大集镇第一家淘宝店,填补了淘宝上表演服的空白,一下子打开销路。从此,淘宝店在大集镇星火燎原。

今天,大集镇80%村民都和电商打交道,每年承包淘宝70%的演出服,2019年电商年产值近70亿元。不仅村民的腰包鼓起来了,全镇有1000个年销售超百万元的电商户,更累计吸引了700多名大学生、7000多名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业、就业。

短短四年,大集镇的32个行政村全部成为淘宝村。《报告》介绍,农村电商的技能门槛较低,即使是受教育程度一般的人也可以通过参与电商获得更多收入,淘宝村家庭人均收入是中国农村平均水平的近三倍。

农村电商不仅能脱贫致富,也能拉动当地第三产业的发展。中国哈尼梯田被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其核心所在地元阳县通过阿里巴巴推广当地特色农产品。其中,哈尼红米这一高附加值的地域特色借由电商平台走出梯田,不仅增加了当地农民的收入,还提高他们保护农业文化遗产的意识和热情,与原产地相关的高价值产品也提升了哈尼梯田的旅游声誉。

《报告》认为,在政策鼓励和基建完善的前提下,电子商务已成为中国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重要工具。中国农村电商是商业领域的数字创新,中国政府与企业的合力模式也成为推动全球电子商务市场未来发展的新思想实验场。

拼模式成农村电商新引擎

《报告》显示,中国农村网络零售额及农产品网络销售额均处于逐年上升趋势,农村电商的发展,为农村人口参与生产和消费释放了巨大潜力。在中国,初级农产品流通面临着易损坏、无标准、小规模种植、信息不通畅等实际问题,农村电商正通过模式快速迭代升级,打破农产品上行的诸多壁垒。以拼多多为例,社交+算法的技术集成将信息进行匹配,实现货找人,同时消费者还可以通过拼单模式分享优质农产品信息,有效提高了农产品的上行规模和上行效率,使得分散在全国各地区的农产品突破传统流通模式的限制,直连全国大市场。

《报告》分析,在传统的电商模式下,卖家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交易的基础上。而目前中国在社交电商、直播电商等新业态发展下,农产品交易已经成为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的事情,社交行为与购物行为的融合是现阶段农村电商模式创新的显着特征。


过去,农户卖柑橘,一篓篓地卖,一担担地卖,如今,借助拼购+产地直发的模式,一车车地卖,销往全国各地。穆功

报告指出,农村电商打破了农产品流通、售卖的限制,延长了农产品价值链。同时,借助现代物流体系,农产品销售实现规模化,从而提高农村人均收入并缩小城乡差距。

作为农村经济新引擎,农村电商百花齐放也对中国农村生态诸多方面带来了实际影响,传统农民借助新电商工具变成了具备科学种植、电商运营等综合技能的新农人,部分城市青年选择返乡创业;借助新电商工具,农民对于信息、数据的触达比以往更多,有效提升了农业生产效率,切实增加了收入;而一些曾经的贫困地区,以推动农产品上行、打造地标农产品品牌为手段,在科技下乡、政策支持下,顺利摆脱贫困,找到了优势产业发展的新路子。

 

标签: